当前位置:苏州中际阳光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美容6次隆胸,因为爱美
6次隆胸,因为爱美
2022-11-25

搬新家后,与一位陈姓女士做了邻居,她整日愁眉不展,似有深忧。渐渐熟悉之后,便不时聊些家常,没想到她所有的烦恼,竟是因隆胸而起。

以下,便是陈女士的自述——

20多岁时,我常被同事取笑胸部是飞机场,他们居然送过我一件印有荷包蛋图案的T恤。我有一只衣柜,放满了装有衬垫的胸罩,为了把胸部撑起还弄伤过自己。

虽然因胸部平平而不太和男人约会,但23岁时我还是结婚了。在我们亲热时,丈夫很少碰我的胸部,我的理解是,它们不够大,对他缺少吸引力。

1998年,这段婚姻结束了。我是一家公司的经理,一天,一位同事告诉我她隆胸了。我吓了一跳,因为我一直以为只有名流才会做这种事。兴奋的同事拉我到盥洗室,解开衣衫向我展示。

我动心了,立即赶到她推荐的一家整形诊所,询问隆胸是否有危险性。医生说,大概只有十分之一的人会发生乳房变硬的问题,但是有一种新产品绝对可靠,如果不幸硬化了,他会重新手术,而且免费,就像买新车有一年保证期一样。我问:“你最快能在什么时候帮我做?多少钱?”他说:“15000元,随时都可以做。”

那时,15000元不是个小数目,我几乎将家当典卖一空才筹出这笔钱。我情绪高涨,甚至兴奋得彻夜难眠。

1999年5月15日,我首次上手术台。走出手术室,第一反应是向下看,竟然看不到腰部,我自觉十分性感,而乳房仍然感觉灵敏。我认为医生给我做得太大了,以我的身高体重而言,我有点儿难为情。当人们以怀疑的眼光看我时,我能猜出他们在想什么:“好身材!”或者“她上星期还不是这样嘛!”

手术后一星期,还尚未拆线,我就迫不及待地买了一副大胸罩。但我得承认,看到男人议论我或盯着我的胸脯看——这是以前从未发生的事,我仍有些坐立不安。

6个月后,我的右胸开始变硬。我知道这是副作用之一,便以平常心对待之,但左右不对称,一边软一边硬。一天,我和一个心思敏锐的男友拥别时,他问:“你有块石头在里面呀?”我窘迫万分。

我的约会明显减少,因为自己老觉得交了朋友亲吻拥抱时,似乎有必要告诉他隆胸这件事,否则让对方发觉岂不愧煞。虽说如此,我还是坚守自己的秘密,因为说出来需要太大的勇气。

其实,矽胶隆胸后乳房硬化非常普遍,给我做第一次手术的医生却说只有十分之一,太轻描淡写了。2000年5月10日,首次手术后一年,我到诊所更换填充物。医生遵守承诺没有收钱,但是使用同样的材料,不过做得小点,试着是否会有不一样的效果。

还是没有办法,5个月后,新乳房又开始变硬。我又去找医生,他给我一般麻醉后,挤压填充物,令胸部周围形成的囊状物破裂,让乳房变得柔软。这种方法并不少见(现在有专家警告过度揉搓将导致渗漏)。

但挤压的效果是短暂的,这时,我读到一篇关于矽胶填充物外覆聚胺基甲酸脂保持柔软度的文章。我问医生这件事,2001年12月19日,医生给我动了第三次手术。

这次手术和以前一样,非常痛苦,两边乳头都留下了难看的疤痕。

最糟的是问题仍未解决,不久以后乳房又开始变硬。

2002年的一天,我和一个龌龊小人去电影院看电影。当我沉迷于剧情中时,他撩起我的上衣,将手伸到我胸部,因胸部已全无知觉,我竟不知此事,发觉后简直令我痛不欲生。

2002年8月间,医生给我植入一种新的隆胸材料。手术后回家休息,肿胀一直不退。一星期后,我不得不再一次手术,以止住内出血。

后来乳房还是硬化了,我认定不会再回软,因为我的体质再也无法接受填充物。在我进入40岁时,地心引力开始阴差阳错发生作用:一边乳房向下垂,一边向上挺。我再也无法穿低胸衣服,已经是个人造的残疾人。

2003年,我遇到现在的男友。我拖了一个多月才告诉他隆胸的事,因为怕他因此看轻我,不再觉得我有吸引力。我说,我隆过胸,产生了一些副作用,它们不太自然,看起来也不性感。他答道:“那又怎样?”他催促我找别的医生瞧瞧,但我没去,因为我知道没用。

2004年,我穿一件露胸装拍一系列彩照,发观每张照片里的右乳都有一狭长物。摄影师不知所以然,我知道那是相机捕捉到了肉眼不易发现的东西。我很难为情,医生告诉我那是伤疤组织,但我知道那是在我胸部组织内部的矽胶,

从2003年到2004年,我遍访名医,问他们有什么解决的办法。他们告诉我:“你这样已经不错了,有些女人的胸部像水泥一样硬。”直到最近看报道我才知道,有些妇女患风湿性关节炎或免疫系统失调等,其实都与此有关。

一年前,另一位医生告诉我,有一种非矽胶类新填充物,曾在有硬化历史的病患者身上成功地试用。他说:“你的乳房会维持50%的柔软度。”我决心一试。

现在的男友希望我不要再手术,但我决定做最后一次努力。2009年3月,我第6次走上手术台,两星期后去检查,发现胸部有一块斑点。医生说是填充物渗漏,是身体对矽胶反应的结果。他不知道是何时发生的,给我开了抗生素,差不多4个星期后才消退。

几个月后,乳房又硬了。它已完全没有感觉,右胸的狭长物更加突出,我万念俱灰。一个月前,我问医生这矽胶形成的狭长物会不会造成危险,他认为没问题。我希望他能把我体内所有的填充物都取出来,我再也受不了了。我终于意识到,隆胸是我今生最大的错误。这位医生表示:“如果拿出填充物,不到两个星期,你就会精神崩溃。”

直到最近,另一个医生仍然认为不可能把我体内的矽胶全部取出,除非一并拿出一些身体组织,但这样一来,必须重建乳房,可能造成畸形。我得到的另一个建议是,重新植入有矽胶外膜的生理食盐水,可是我害怕再有矽胶进入体内。

现在,我的乳房又硬又有疤痕,任何时间都穿着胸罩。以免自己看到伤心。我真痛恨自己,宁愿典当一切,以换回一再被我抛弃和糟蹋的身体。

现在的男友,一直很关爱我。如果他早点走进我的生活,我绝不会做什么隆胸手术。他喜欢我本人,但他所说的一切都不能使事情有所改变,我们在一起6年了,我还没敢告诉他我的乳房没有感觉。

我现在公开一切,如释重负。以后我可以坦然地拥抱爱人,不必担心他的反应和想法。12年的痛苦凌迟,让我重新找回了自己,我想告诉天下的姐妹,女人不能期望靠乳房站立,你应该用自己的双脚,很自然地立在大地上。